基因

黑历史,全是黑历史。目前冬盾刷屏

倒数七十天

我又一次梦见闷油瓶。他在我梦中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凌晨两点半,我一个人在屋子里面抽烟,想要想点事情却又一片混乱,我知道这是失眠对精神产生的影响。我觉得我有点小哥当年的范儿了,他发呆不理睬人,我也是。慢慢来,不要紧,我嘲讽着自己:总有一天你会疯掉。

思来想去,就想到一句话。

“我甚至现在就能清楚地看见,一旦有一天我不得不长久地离开它,我会怎样的想念它,我会怎样想念他并且梦到它,我会怎样因为不敢想念它而梦也梦不到它。”

这是史铁生对地坛的情愫,我否认我对小哥也这样想,但是又不得不承认。

这四部曲就要完结了,小哥也该回家了。我会接替他守下一个十年的门,到我五十岁的时候再出来,仍会有一个九门家族的人替我的班。我几乎能预见到未来----那时候小哥又不见了。

我记着我和小哥胖子下斗的时候那种心情,复杂的说不出口,一年又一年重复着关于“小哥失踪了”这样的事实,然后在他失踪的地方希冀他的出现,即使我自己也想过他并不会因为我而选择放弃那些秘密。

因为他是张起灵。

胖子曾经打电话给我,他说他从没想通过小哥这么多年为的是什么。我说我也一样。然后电话两端就沉默着,却谁也没挂电话,因为我们心中都有太多的话要讲。

有时候从墨脱回来,我都要去胖子那里呆一会,早上十点钟起床,抽一天的烟。胖子料理完生意回来跟我扯淡,和我讲那些道上的,家庭的,国家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他扯淡,我听着。

胖子眉飞色舞的时候额角有条疤上下跳着,那是他上次下斗的时候被枪擦得,和张海杏的六角铜铃幻觉里的擦伤一模一样。我什么也说不出,只道胖人自有宽福。

他哈哈笑着掐了烟,那鸡毛掸子敲了敲我的光头,掉了我一脖子鸡毛。我不理他,因为懒得理。我觉得小哥那时候也是,因为太牛逼,怕一理别人就会死在他的奇长二指下。

然后我趿拉着拖鞋跟着胖子去后院,把烟灭在他去年种了又死了的豆角秧上。他开始骂,一直骂到天黑,一句京片子飞到屋檐上又掉下来摔了个粉碎。我沉默着,起了瓶酒灌下去。

骂着骂着他忽然欲言又止:“天真你……”

我知道他要说什么。

“天真你以前不这样啊!”

我以前绝对会和他一起骂,直骂到骂不动了瘫在地上还喘着粗气笑骂他妈的。

后来他习惯了,我知道他明白这事,因为自那以后,他几乎从来没有提到过小哥,除了我先挑起话题。

胖子总在扫大院的时候唱:“一条小路弯弯细又长,一直到像迷雾的远方,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跟随我的爱人上战场……”

然后记不住词了就唱一条大河波浪宽活着嚎一曲我的家在东北。

唱到一半他嘿嘿地乐,说天真,以后在东北安家可要注意防寒啊。

我挑眉:“要不胖爷你把神膘借我用用?”

他捂着肚子往后退,“以后胖爷还要用神膘护体呢,丫粽子来一个胖爷我弹一双!”
胖子也老了,他笑的时候皱纹有点多,活动也没有以前那样令人绝叹的灵敏了。

“胖子,你以后还打算下斗?”

他忽地沉默,空气凝结的有些迅速。

“这次接完小哥,我就不下斗了。”

“哦。”

慢慢地,他坐在竹椅上开始打鼾。我在心里默算日子,还有七十天,我该接他回来了。

麻雀在树上啾啾叫着,天黑


黄少天——我的烤地瓜

我的烤地瓜
演唱:黄少天
  
 有些事我都已忘记 
 但我现在还记得 
 在一个晚上我的队长问我 
 今天怎么不开心 
  
 我说在我的想象中我推着小烤炉
 黑不溜秋最时尚烤地瓜肯定棒
 整个城市找遍所有的街都没有 
 他说将来会找到的蓝雨会给我答案 
  
 星期天我再次寻找依然没有发现
 一个月后我去了第二个城市 
 这里的大眼称它为烤炉之都
 白烟滚滚我都看不清他的眼睛
  
 我想我必须要离开 
 当我正要走时我看到了一家专卖店 
 那就是我要的小烤炉
 我的烤地瓜很香很香最他妈香
  
 回家的路上我情不自禁 
 啃着 啃着
在这浓烟中啃着
  
 月光下我看到自己的身影 
 有时很远有时很近 
 感到一种力量驱使我的脚步 
  
 有了烤地瓜天黑都不怕 
 一口两口一口两口
 一口一口烤地瓜
 杀马特 杀马特
 我给自己打着节拍 
  
 这是我生命中美好的时刻 
 我要烤出我最喜爱的烤地瓜
 叠个千纸鹤 再系上红飘带
魔仙大眼告诉我这不是梦
  
 一口两口一口两口
 一口一口
 香香得烤地瓜
 嘻唰唰 嘻唰唰 
 在这朦胧的月光下
 队长也买了烤地瓜 
 啃着 啃着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我终于 买了小烤炉
 一揺两揺一摇两揺
嘭——地瓜熟了
 吱嘎 吱嘎
 在这光滑的地上揺啊
揺啊
  

黄少天生贺——百字令


永安
却思君
黄沙漫天
斜栏凭谁等
霞坠落日独伴
一曲长歌念君颜
纸上流木川下夜雨
却知雨打声烦君未烦
看薄雾细云轻缠同心安
池底柳叶影映荷花嫣
古音悲奏几时心寒
起身回走来时路
处处风沙瑟然
艾草凭风斩
前方路难
与君共
浴血




全职高手——当另一半回家

【喻黄】
喻文州推开门,迎面扑来一只满手是油的黄少天。“队长队长队长快让我看看都买什么好吃的了还有外面冷不冷啊明天要多穿哦哎对了刚刚我还吃了肉串味道不错咦队长为什么又买秋葵啊好难吃的无论是蒸的煮的炸的炖的都不喜欢啊balabala……”
喻文州无奈地拍拍黄少天的头。“少天,油蹭到我身上了,快去洗手。还有我买了你爱吃的零食,少天不来尝尝吗?”

【韩张】
韩文清开门进来,抖了抖衣服和鞋子上面的雪。张新杰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从柜子里面拿出一双棉拖鞋放在地上。
“队长,今天辛苦了。”
韩文清给他一个拥抱。张新杰只穿了家居服,韩文清身上的冷气凉得他直打寒颤。
韩文清眉头舒展开,微微地笑了笑。

【周翔】
周泽楷打开门,看见孙翔一脸不耐烦地坐在门口。
“喂,怎么这么晚!”孙翔起身接过周泽楷的围巾和手套挂在衣架上。
“今天...堵车。”周泽楷有些无奈。
“那就去做饭啊,快要饿死了!”
“好好好...”周泽楷呆呆地点头,转身进了厨房。

【双花】
张佳乐叼着冰棍从卧室里冲出来。
“大孙你都买什么了?唉不是说了吗别用左手提这么重的东西啊!”
孙哲平放下手里的羊肉片,无奈地看着张佳乐给自己揉手腕。
“今晚涮羊肉。还有,让乐乐担心了,喏这是赔礼。”说着拿出来一根棒棒糖塞进张佳乐嘴里。

【伞修】
苏沐秋打开门,果然看见叶修埋在一室的烟雾中玩电脑。
“喂,给哥买烟了没?”
苏沐秋拖鞋进屋,没好气地将烟拍在叶修电脑桌上。
“给你给你,真是的。少抽点能死啊?!”
叶修没理他,自顾自拆开新烟叼上。完全无视苏沐秋气急败坏的样子。
———————后来——————————
叶修总是把邻居家的开门声听成自己的,他下意识地向门口那边望去。
“阿秋,今天晚上哥吃什么?”
没有人回答。
叶修自顾自地说下去。
“啧这么懒?连话都不回一句?真是的,好吧哥自己煮面去。”
明明轻松地说着话,为什么表情却像要哭出来的样子呢?




全职高手——抱一抱你爱的人,并对他说一句话

【韩张】
韩文清慢慢走到张新杰面前,伸出手臂紧紧地抱住他。“新杰,谢谢你。”张新杰回抱他,偷偷在拳皇脸颊上亲了一口。台下掌声雷动,霸图粉高喊“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周翔】
周泽楷被点名之后呆呆地看看台下的观众,然后一步步走向孙翔的位置。周泽楷有些小心地抱住他,生怕这个可爱的家伙生气。即使周泽楷什么也没有说,孙翔的脸已经红得像个西红柿。
【方王】
王杰希从座位上面站起身,冲着观众笑了笑。后面方士谦不紧不慢地跟上来。两个人大大方方地在众人面前拥抱,方士谦低低地笑:“小队长,以后也要努力哦!”
【喻黄】
当主持人问到黄少天时,黄少天正在将脖子扭成不可思议的度数和后座的喻文州聊天。哦不,是黄少天自己说,喻文州听。主持人不得不大声提醒了好多遍。黄少天一愣,扯着喻文州上了台。“哎呀为什么不让我们两个先上来抱啊明摆着是瞧不起蓝雨嘛队长你说是不是是不是嘛早就看主持人讨厌了好啦我们赶紧抱完就撤了别太多说哦队长......”喻文州对着主持人歉意地笑,将还在喋喋不休的黄少天拉入自己怀中。到了说一句话的环节,主持人哭丧脸向喻文州提出来一个请求——千万不要让黄少天说这句话。
【双鬼】
李轩直接拽着吴羽策的手上了台,主持人还没说开始两个人就抱上了。
“亲爱的吴女士,趁这个拥抱还没结束,嫁给我。”
看!人家双鬼连婚都要结了!
【双花】
孙哲平和张佳乐两个人在后台因为运动鞋的号码吵架。直到主持人宣布,俩人才拉拉扯扯地上了台。拥抱的时候张佳乐掐着孙哲平的腰,孙哲平揪着张佳乐的辫子,死活也不放手。“说!42号还是43号!要不就离婚!”
叶修呵呵地笑:“嘛,婚姻才是冠军的坟墓!”
【伞修】
终于轮到叶修上台,粉丝们开始疯狂尖叫,都想知道叶神爱的人是哪位。叶修慢慢站定,伸出手抱住身前的一团空气,眉眼弯弯笑得像个孩子。“苏沐秋,我想你了。”
台下忽然鸦雀无声。

嫁儿子#莫宋##全职高手#

“爸,妈。这是我男朋友,莫凡。”宋奇英站在门口对屋内的父母说到。
张新杰站起来推了推眼镜,拍拍韩文清因愤怒而攥起的拳头。
“进屋坐吧,妈妈去倒水。”
于是宋奇英拉着莫凡坐在沙发上。
老丈人和女婿,板着脸互相惊吓。韩文清又一次开始瞪眼睛,莫凡却连理都没理他。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把丈人拍在沙滩上吗?
宋奇英推了推莫凡:“你...倒是说话呀。还有,爸,您这样会吓到他的。”
韩文清一个眼刀飞过来,一拍桌子怒吼:“非得找一个半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家伙吗?还是和叶修一伙的,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跟老丈人板脸?从这儿滚出去!”
张新杰从厨房出来,将茶递给自己丈夫和莫凡,抱歉地笑了笑。莫凡有些惊讶,愣了一会儿,道:“谢谢......妈。”宋奇英脸突然就红了,小声对莫凡说:“不是说好了不要...”
情况忽然有了转变,莫凡放下茶杯,冲着韩文清张新杰二人深深鞠躬:“请,把你儿子交给我。我会对他好。”
韩文清紧绷着的脸稍稍有些缓和,张新杰稍赞许地点点头。宋奇英紧张地捏着莫凡的手,莫凡顿了顿,往他手里塞了几颗瓜子。“喏,吃。”
这时门口不合时宜地响起掌声,紧接着最不受霸图欢迎的人登场了。
“哎我说老韩,你这儿子嫁不嫁啊?儿子可都把他吃抹干净了,婚宴都定好了,就差你们咯!”
推门进来的叶修灵巧地闪过了韩文清风一样扑来的拳头,叼着烟呵呵地笑,怎么看怎么欠揍。无可奈何之下,韩张二人只好把儿子嫁了出去。
婚礼当天,大堂一直弥漫着将要发生恐怖事件的气息。还好婚礼办完了。
最后就剩下韩文清,张新杰讨论为什么聘礼他妈的是二十斤瓜子,而他家儿子还傻了吧唧地非要嫁的问题。

#全职高手##叶修##韩文清##黄少天##喻文州##方锐#★全职众人考试作弊时★(第一发)


1)叶修对前座说:哎你往边上去把卷子露出来,让哥看看。还是把卷子给哥得了,没事儿,老师看见就算你作弊啊,跟哥没关系。

2)韩文清:你,要一如既往地把卷子拿来,否则,别想从考场活着出去!

3)黄少天:哎呀你怎么这么倔啊真是的卷子就借我抄一道题就一道就一道就一道嘛。没事监考老师睡得跟猪似的你看哎呀我去去太逗了!!!!队长队长队长你看他不让我抄,队长我们考完去揍他啊队长......
喻文州:少天,让我写完第一道题。

4)方锐:前边的,哎对就是你。把卷子往这边点。放心我不会说是你的责任,看我真诚的眼神★

#全职高手##盗墓笔记##西游记#跳楼继续

注意事项:从下往上看

苏沐秋:转发此锦鲤
━━━━━┒
┓┏┓┏┓
┓┏┓┏ 大孙你变成猴子我也爱你!!!!
┛┗┛┗┛┃\○/
┓┏┓┏┓┃ / 张佳乐
┛┗┛┗┛┃ノ)
┓┏┓┏┓┃
┛┗┛┗┛┃
┓┏┓┏┓┃
┛┗┛┗┛┃
┓┏┓┏ 师傅!!!!!
┛┗┛┗┛┃\○/
┓┏┓┏┓┃ / 孙悟空
┛┗┛┗┛┃ノ)
┛┗┛┗┛┃
┓┏┓┏┓┃
┛┗┛┗┛┃
┓┏┓┏┓┃
┛┗┛┗┛┃
┓┏┓┏┓┃
┛┗┛┗┛┃
┓┏┓┏尔等太感人了!
┛┗┛┗┛┃\○/
┓┏┓┏┓┃ / 唐僧
┛┗┛┗┛┃ノ)
┓┏┓┏┓┃
┛┗┛┗┛┃
┓┏┓┏┓┃
┛┗┛┗┛┃
┓┏┓┏┓小三爷你大胆地往下跳啊!!
┛┗┛┗┛┃\○/
┓┏┓┏┓┃ / 潘子
┛┗┛┗┛┃ノ)
┓┏┓┏┓┃
┛┗┛┗┛┃
┓┏┓┏┓┃
┛┗┛┗┛┃
┓┏┓┏┓小哥 胖子 我晚了一步!!!!
┛┗┛┗┛┃\○/
┓┏┓┏┓┃ / 吴邪
┛┗┛┗┛┃ノ)
┓┏┓┏┓┃
┛┗┛┗┛┃
┓┏┓┏┓┃
┛┗┛┗┛┃
┓┏┓┏┓底下这俩人谁???
┛┗┛┗┛┃ \○/
┓┏┓┏┓┃ / 王胖子
┛┗┛┗┛┃ ノ)
┓┏┓┏┓┃
┛┗┛┗┛┃
┓┏┓┏┓┃
┛┗┛┗┛┃
┓┏┓┏┓他的意思是让你们走好!!!
┛┗┛┗┛┃ \○/
┓┏┓┏┓┃ / 江波涛
┛┗┛┗┛┃ ノ)
┓┏┓┏┓┃
┛┗┛┗┛┃
┓┏┓┏.......你好。
┛┗┛┗┛┃\○/
┓┏┓┏┓┃ / 周泽楷
┛┗┛┗┛┃ノ)
┓┏┓┏┓┃
┛┗┛┗┛┃
┓┏┓┏┓┃
┛┗┛┗┛┃
┓┏┓ 瓜子没了。
┛┗┛┗┛┃ \○/
┓┏┓┏┓┃ / 莫凡
┛┗┛┗┛┃ノ)
┓┏┓┏┓┃
┛┗┛┗┛┃
┓┏┓┏┓┃
┛┗┛┗┛┃
┓┏┓┏没有时间了。
┛┗┛┗┛┃ ○'
┓┏┓┏┓┃ / 张起灵
┛┗┛┗┛┃ノ)
┓┏┓┏┓┃
┛┗┛┗┛┃
┓┏┓┏┓┃
┛┗┛┗┛┃
┓┏┓┏┓┃
┃┃┃┃┃┃
┻┻┻┻┻┻

全职高手微草跳楼记

━━━━━┒
┛┗┛┗你们都跳了我怎么能独活?!!
┛┗┛┗┛┃\○/
┓┏┓┏┓┃ / 许斌
┛┗┛┗┛┃ノ)
┓┏┓┏┓┃
┛┗┛┗┛┃
┓┏┓┏┓┃
┛┗┛┗┛┃
┓┏┓┏┓ 谁推我????
┛┗┛┗┛┃ \○/
┓┏┓┏┓┃ / 邓复升
┛┗┛┗┛┃ ノ)
┓┏┓┏┓┃
┛┗┛┗┛┃
┓┏┓┏┓┃
┛┗┛┗┛┃
┓┏┓┏┓让我再长一厘米我就一米八了!!!!!!!!!!!
┛┗┛┗┛┃ \○/
┓┏┓┏┓┃ / 袁柏清
┛┗┛┗┛┃ ノ)
┓┏┓┏┓┃
┛┗┛┗┛┃
┓┏┓┏┓我试试用我的手速是否可以抓住他们。
┛┗┛┗┛┃\○/
┓┏┓┏┓┃ / 刘小别
┛┗┛┗┛┃ノ)
┓┏┓┏┓┃
┛┗┛┗┛┃
┓┏┓┏┓┃
┛┗┛┗┛┃
┓┏┓ 爸爸你去哪儿????
┛┗┛┗┛┃ \○/
┓┏┓┏┓┃ / 高英杰
┛┗┛┗┛┃ノ)
┓┏┓┏┓┃
┛┗┛┗┛┃
┓┏┓┏┓┃
┛┗┛┗┛┃
┓┏┓┏儿子们,答应爸爸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
┛┗┛┗┛┃ /`○'/
┓┏┓┏┓┃ / 王杰希
┛┗┛┗┛┃ノ)
┓┏┓┏┓┃
┛┗┛┗┛┃
┓┏┓┏┓┃
┛┗┛┗┛┃
┓┏┓┏┓┃
┃┃┃┃┃┃
┻┻┻┻┻┻

○#全职高手##跳楼继续#
记得从下往上看.★

/ \ 叶修:就剩哥一个了么
||
━━━━━┒
┓┏┓┏┓他的意思是让你用一生还他十年钱包啊韩文清前辈!!!!
┛┗┛┗┛┃\○/
┓┏┓┏┓┃ / 江波涛
┛┗┛┗┛┃ノ)
┓┏┓┏┓┃
┛┗┛┗┛┃
┓┏┓┏┓┃
┛┗┛┗┛┃
┓┏┓ 前辈...钱包.....
┛┗┛┗┛┃\○/
┓┏┓┏┓┃ /周泽楷
┛┗┛┗┛┃ノ)
┓┏┓┏┓┃
┛┗┛┗┛┃
┓┏┓┏┓┃
┛┗┛┗┛┃
┓┏┓┏┓我负责捡你们掉下去的钱包,一如既往!!
┛┗┛┗┛┃ \○/
┓┏┓┏┓┃ / 韩文清
┛┗┛┗┛┃ ノ)
┓┏┓┏┓┃
┛┗┛┗┛┃
┓┏┓┏┓┃
┛┗┛┗┛┃
┓┏┓┏┓不,一点也不对称!!看我的!!
┛┗┛┗┛┃\○/
┓┏┓┏┓┃ | 张新杰
┛┗┛┗┛┃ / \
┓┏┓┏┓┃
┛┗┛┗┛┃
┓┏┓┏┓┃
┛┗┛┗┛┃
┓┏┓┏┓你们看我跳的最完美!!!
┛┗┛┗┛┃\○/
┓┏┓┏┓┃ $ / $张佳乐
┛┗┛┗┛┃ ノ)
┓┏┓┏┓┃
┛┗┛┗┛┃
┓┏┓┏┓┃
┛┗┛┗┛┃
┓┏┓┏┓你们这些跳楼的都什么星座啊!!!!昧光你得接着我!!!!
┛┗┛┗┛┃ \○/
┓┏┓┏┓┃ /包荣兴
┛┗┛┗┛┃ ノ)
┓┏┓┏┓┃
┛┗┛┗┛┃
┓┏┓┏┓┃
┛┗┛┗┛┃
┓┏┓┏┓根据xxxxx原理可知如果此处46.6度角处如果有一个衣服挂那么我就可以将三角板固定住。
┛┗┛┗┛┃\○/
┓┏┓┏┓┃ / 罗辑
┛┗┛┗┛┃ノ)
┓┏┓┏┓┃
┛┗┛┗┛┃
┓┏┓┏┓┃
┛┗┛┗┛┃
┓┏┓┏┓以我精准的计算我可以挂在二楼阳台上并且拿到他们家的花盆。
┛┗┛┗┛┃\○/
┓┏┓┏┓┃ / 安文逸
┛┗┛┗┛┃ノ)
┛┗┛┗┛┃
┓┏┓┏┓┃
┛┗┛┗┛┃
┓┏┓┏┓┃
┛┗┛┗┛┃
┓┏┓┏┓┃
┛┗┛┗┛┃
┓┏┓..............瓜子在你水杯里
┛┗┛┗┛┃\○/
┓┏┓┏┓┃ / 莫凡
┛┗┛┗┛┃ノ)
┓┏┓┏┓┃
┛┗┛┗┛┃
┓┏┓┏┓┃
┛┗┛┗┛┃
┓┏┓┏┓英杰!等我带杯水过来。
┛┗┛┗┛┃\○/
┓┏┓┏┓┃ / 乔一帆
┛┗┛┗┛┃ノ)
┓┏┓┏┓┃
┛┗┛┗┛┃
┓┏┓┏┓┃
┛┗┛┗┛┃
┓┏┓┏┓爸爸!!!别丢下我!!!
┛┗┛┗┛┃\○/
┓┏┓┏┓┃ / 高英杰
┛┗┛┗┛┃ノ)
┓┏┓┏┓┃
┛┗┛┗┛┃
┓┏┓┏┓┃
┛┗┛┗┛┃
┓┏┓┏┓黄少天你们还欠微草的钱哪!
┛┗┛┗┛┃ \O=o/
┓┏┓┏┓┃ / 王杰希
┛┗┛┗┛┃ ノ)
┓┏┓┏┓┃
┛┗┛┗┛┃
┓┏┓┏┓┃
┛┗┛┗┛┃
┓┏┓┏队长队长队长牛奶没放糖瀚文不喜欢喝啊队长,哎我们怎么都跳下去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等等等等等等??!?!???
┛┗┛┗┛┃ \○/
┓┏┓┏┓┃ / 黄少天
┛┗┛┗┛┃ ノ)
┓┏┓┏┓┃
┛┗┛┗┛┃
┓┏┓┏┓侄子,叔叔给你送牛奶来了!!!
┛┗┛┗┛┃\0/
┓┏┓┏┓┃ / 喻文州
┛┗┛┗┛┃ノ)
┓┏┓┏┓┃
┛┗┛┗┛┃
┓┏┓┏┓┃
┛┗┛┗┛┃
┓┏┓
前辈,在另一个世界也要决个胜 负!!
┛┗┛┗┛┃ \○/
┓┏┓┏┓┃ / 卢瀚文
┛┗┛┗┛┃ノ)
┓┏┓┏┓┃
┛┗┛┗┛┃
┓┏┓┏┓┃
┛┗┛┗┛┃
┓┏┓┏蓝雨那个熊孩子又来找我PK了!
┛┗┛┗┛┃ ○
┓┏┓┏┓┃ / 刘小别
┛┗┛┗┛┃ノ)
┓┏┓┏┓┃
┛┗┛┗┛┃
┓┏┓┏┓┃
┛┗┛┗┛┃
┓┏┓┏┓┃
┃┃┃┃┃┃
┻┻┻┻┻┻